新加坡航展开幕式上八一飞行表演队炫舞蓝天
来源:新加坡航展开幕式上八一飞行表演队炫舞蓝天发稿时间:2020-04-03 06:38:50


上午会议结束,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,边走边对我说:“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,今天必须赶到武汉。”

明天的武汉,会跟今晚的武汉不一样吗?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赫尔姆霍兹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杰拉德·克劳斯向媒体表示,德国政府可以给新冠病毒免疫者一些类似于疫苗接种证明的东西,让他们免于活动限制。

车到武汉。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。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,里边只有一件衬衫。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,但背仍然挺得很直。

我们登上了G1022次列车。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。我如释重负,这比板凳强多了。

“国家的这件事情非常重要,国家需要我们去,我们必须今天就去!”

下午4:30,会议结束。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,一路飞驰。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。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: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,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。

潜意识里,我一直担心接到这个电话,但又隐约觉得这个电话迟早会来。去年12月以来,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陆续从武汉传来,钟老师一直为之忧心忡忡。事实上,包括我们医院在内,整个广东都已严阵以待。毕竟,17年前的“非典”给我们留下的教训,实在是太刻骨铭心。

会议中,我接到了南站工作人员的电话,说可以送我们上武汉的高铁。我终于放下心来。嗯,上车以后如果能找到一张板凳给钟老师坐就更好了。